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网站
  • 首 页
  • 认证中心
  • 绿色之星
  • 信用等级评价
  • 国际合作
  • 注册环保工程师
  • 《中国环保产业》
  • 当前位置: 主页 >> 国际合作 >> CIEPEC展览会 >> 国际交流合作动态 >> 正文

    苏州市科高环保工程有限公司技术总监许晓增接受新闻中心专访

    时间:2011年06月09日

    主持人:首先非常感谢许总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在去年的11月份环保部下了一个文,关于在城市污水处理厂要配污泥装置,所有的污泥设备装置,很高兴这次我们的会议,也看到了科高公司带来了非常新的技术,所以邀请您参加我们的采访,首先想请您介绍一下关于科高公司的情况。

     
    图为苏州市科高环保工程有限公司技术总监许晓增接受新闻中心专访

    许晓增:污泥的这些环保技术,环保技术现在属于热点领域,我看到的信息,每个月都有污泥的论坛,会议,邀请很多,我觉得现在应该说从春节以后,过去国内在环保污水处理行业,大家捐助比以前重水轻泥,水的污染物都到污泥里面去了,最近这几年,包括管理部门,越来越明确,看来这个泥是一个焦点,它处理不当会造成非常严重的二次污染,特别是去年的泥石流发生以后,造成的面源污染,会流到河流,会流到地下水去,会造成很重大的事故,以及有害物质,引起政府的关注,媒体的关注,老百姓的关注,所以污泥的问题应该说咱们行内和全社会各个方面都关注污泥了,那么污泥的项目,我们已经研究了四年,奥运会前我们就开始研究污泥,当时研究是由天津市环保局,一些领导就委托我们企业,我们是专业搞科技的,就找到我们公司。

    主持人:这个项目是天津环保局?

    许晓增:对,天津环保局的领导找到我们,因为他们是业内人,知道污泥是世界问题,四年以前他当时也知道这个技术,填埋再肥料之后,觉得这些东西不是很好的办法,属于没有办法的办法,他们的技术希望有一个好的办法,投资小,占地少,能够更好的解决污泥,当时什么概念都没有,就希望我们这些搞科技的,搞一个好的解决方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开始研究,整个研究过程,北京污水处理厂我基本上都跑遍了,咱们的清河污泥等等,整个的现状都很清楚,了解完了以后觉得真是一个问题,那么天津的污泥,我们都做了研究,我们首先了解现状,发现国内外,有一些过去大家对环保不太重视,当时有它的历史条件,那么近几年环保对于重金属,对于环保政策越来越严重,科研院所出现一些新的思路,但是新的思路,传统上是一般的沼气,后来还是填埋,还是一种无奈的办法,搞一些堆肥,都不是很好的办法。我们在研究思路上,国内在堆肥,一会儿我会讲堆肥的一些看法,最近几年每届的环保展会,我讲的都是在我们研究之前的一个我们做的工作,应该说当时也不是今天展会这样的,思路很清晰的,当时也是在摸索,一个是看现状,一个看国内外的现状,一个是看研究的进展,需要达到什么样的阶段,当时国外近几年的环保展,上一届我也参加了,是日本人,叫油炸污泥法,做出来,也是在国展,我看了一下,也交流了一下,油炸应该也是一个作为一个技术方法,也是可行的。就是地沟油,垃圾油,这种做法应该说在技术思路上我觉得都是一个办法,最后我也在思考,将来黑色的碳粒,我们判断这是一种今后燃料处理,我们叫做另类燃料,像天然气、石油、煤炭,这是主体燃料,另类燃料面临什么问题呢?不好烧,没有这样的专用锅炉让你烧,这就涉及到有的客户非常不方便用,这是当时日本的情况。

    那么国内的情况,我们搞肥料,肥料堆肥,肥料里面,污泥鳞甲非常丰富,那么现在不幸的是中国社会,中国的工厂,重金属的问题鳞甲污染,包括污泥污染,这个污染会造成的后果会带来什么呢?当时在国内用污泥做肥料的也有,包括做粮食的肥料,粮食水果、瓜果、蔬菜,吃的东西,后来专家也提到,引进一些植被,像草坪,当时我觉得也是一个办法,后来我觉得这几年,做草坪的,机械草坪,这种做法,涉及到面源污染的问题,一下雨就进到河湖,这个问题还是不好办的问题,还是没有彻底解决,虽然没有进到食物里,但是进到了水体里,还不是一个最终的方案,还是顺藤摸瓜,还不是一个很好的办法,对肥料的问题,重金属含量通过稀释的办法,把重金属降下来,但是降下来还有一个累计的问题,从原理上讲,还是有说不通的地方。从这个当时我们判断,这个污泥利用到底走什么样的方向,后来我们觉得,我们的思路就是搞燃料法,生物质碳,这种碳,一旦燃烧完了自然就没了,重金属挥发不了,通过燃烧,燃烧法,碳排放到大气当中,重金属就集中起来,这个肥料是做不到的,我觉得这应该是最好的办法。

     应该说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最好的方法,所以最后用的燃料法。处理的一些思想,近几年我们整个开发过程,从小试到中试,研发了两年,环保产业协会做过技术论证,对这个方向是肯定的,希望咱们环保部门能够拿到一些相关的环保数据,大的方向不错,对一些环保数据的完善,也是企业对环保部门的一个答复,当时给予很大的关注度,希望我们加快建设示范工程,这个项目现在全国,北京中博佳源,这个污泥,在华东地区,华东地区面源污染非常严重,特别是重金属,我们在去年我们搞了一个千人项目,引起了政府极大的兴趣,他们也觉得非常好,目前为止在苏州已经通过了环评,环评搞了半年的时间,苏州的环保专家也请的都是一流专家,对环保问题方方面面的问题都提出来,可以说都没有问题。

    技术瓶颈上都可以得到解决,气体排放,将来燃料的污染都做过一些环评方面的技术,这届环保展会,应该说首次在国内亮相,原来计划是在我们的示范工程起来以后,大概需要两个月左右的时间,现在的设备会陆续到位,到位以后还要安装、调试,燃料和污泥,大家也在提,我们的燃料和现在做污泥干化,干化这个泥也有热量,我们的燃料区别是独立燃料,就是独立燃烧的燃料,烧锅炉要半年的时间,天津环保公司的主任和领导,当时要求就是希望我们做独立燃烧,因为我们的队伍希望达到一流的水平,对我们的要求比较高,搞残烧很多人都觉得划不来,应该说这个项目在天津是最早建起来的,天津市环保局很重视,在天津也有很好的技术,通过天津的创业环保来做论证,技术论证,天津的领导也来北京参观考察,都做完了,还有设计院做了一个项目,应该说下了很大的功夫,现在对天津地区来讲,现在看起来有点慢,现在苏州比现在的要快,实际上这个在重庆地区也做过,应该说苏州公司,北京公司,将来到底我们苏州公司有可能想跟北京公司深入合作。

     主持人:科高公司是中博佳源的?

    许晓增:都是我们的公司,产权在中博佳源,相当于在苏州落地了,这个项目申报江苏省的支持项目,在苏州地区,更重要的华东地区,工业污染非常多,环保部门,像面源污染,通过这种办法解决了,那很了不起,对于我们有很大的期望,对于我们来讲压力也很大,通过我们这个东西给环保部门和专家提供一个思路,这次也是首次亮相,这次亮相我们觉得已经是倒计时了,是很必要了。

    主持人:这是从去年发布以后,我们作为媒体也好,也一直都有这么一个关心的,就是说可能要求出来了,但是技术上能不能满足,你不能说你要求放啊出来了,但是技术满足不了,可能达不到这个目标,这次展会上,污泥创新技术,现在很高兴的看到科高公司的这种新技术出来。

    许晓增:能够发现我们这样的企业我们也很高兴,借助这次亮相以后,我们回去以后也跟他们讨论一些,跟环保部门也会加大力度,政府领导决策也很着急,咱们又没有很好的办法,领导都很着急,压力很大,对污泥处理方式方法会造成不当的地方,我们也会在行业里面做一些说明,到底有什么适合国情的办法,现在百家争鸣,现在大家专家应该说在台面里,专家、大家重点交流,好的办法,哪一个办法好,老百姓、专家、领导都会知道哪一种办法好,现在的投资资源是稀缺资源,占地、投资、运行的和谐性,要有一个和谐的关系,良性运行,我们现在都是给民营企业投资,给民营企业投资要算帐,从污泥干化来讲,未来应该真正从农民变性以后,能源,我们也是苦苦的在探索适合国情的,像日本人都在做污泥焚烧,占了60%的污泥都是焚烧掉了,在日本他们可能就是烧完处理掉了,咱们国家大量的污泥可以做试点,咱们要烧起来,当然是一种办法,从经济性上,技术性上我估计没有问题,烧就烧掉了,没有问题,但是技术上是不是最好的办法,我们搞污泥燃料,我们就是焚烧的,我们就是做燃料的一段,这个焚烧条件,我们把它分开,造成投资少,占地少,可以跟污水处理厂衔接起来,没有改动它的一刀一枪。

    主持人:我能感受到您技术的信心非常足。所以说您大概给我们介绍一下SDS技术基本的原理。

    许晓增:污泥做燃料,第一,咱们原来传统的概念,污泥首先做无害化,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资源化,减量这就是属于没有害了,最重要的是害,把这个害要去掉,如果污泥把害搞掉以后,我觉得污泥才能够自然的污泥,污泥的技术,我以前的专业是搞石化的,污泥技术,到底走什么样的路,污泥的基本思路,我们首先把它当做一种原料,从原料到产品,像搞化工、石化,这个也跟专业有关系,在我们第一步把污泥给做一个无害化反应堆,我觉得这个害可以解决,那么这是三个什么害呢?
     污泥臭气算一个害,一个是污泥的病毒微生物,这是一害,再一个就是重金属,这三个害给社会一个说明,我觉得污泥把害能够解决了,要把害除掉,必须要有反应堆,我们搞除臭研究,我以前是做香料的,把臭转成香,这本身有大量的技术经验,我们做除臭给天津市环保局的领导也当场演示,跟表演魔术一样,很快就把臭味变没了,这个臭仅仅是一个嗅觉感觉,把它屏蔽起来,它不散发了它就在泥里面了,我让它挥发出来,我们对这个除臭概念,包括在天津很多专家也问,这个应该是企业来做,我当时也在回避这个问题,反正我给你做掉了,论证的时候必须要回答专家的问题,怎么除臭呢?反应怎么反应,其实都是很简单的,学过化学的都懂,我觉得还是思路的问题,污泥的臭味不能一概解决掉,我们叫做物流脱硝,后来我们研究嗅觉的问题,有害的源头有哪些,主要是有硫臭和臭,硫臭从哪儿产生,现在污泥在发酵过程当中,在曝气过程当中,在厌氧过程产生的硫化氢,硫化氢会溶解到污泥之中,一旦把微生物杀死掉,硫化氢是完全在厌氧产生的东西,首先要杀死微生物,溶解掉的硫化氢,溶解到污泥里面了,那么它会溶解到一定量,厌氧产生的全部溶解到里面去了,微生物杀不死硫化氢就不断的在生,溶解一部分,挥发一部分,首先它的根源是微生物,这是硫臭,臭,有氨气才会有臭,臭在元素里面都是在有机化合物里面,通过厌氧过程消化等等产生一些氨气,硫化氢把它变成盐就不会挥发了,这实际上还是一个思路的问题,一说很简单,气体的形式变成盐就固定了,那么就把硫化氢固定起来,这是除臭,臭我们抛掉,我们在生产过程当中把臭送掉净化池里面,采取一些办法,尽量让它臭味消失,除臭在我们的反应器里面,无害化反应器,应该叫SCDR,第一步除臭,杀菌在第一步我们采取两级杀菌的办法,第一步实际上是化学杀菌,杀菌应该说是我的强项,各种办法都有,化学杀菌,化学杀菌当然有一些氧化物的办法,化学杀菌我们也做实验,加一些化学杀菌剂。

    主持人:这是您自己研发的吗?

    许晓增:这是工业原材料,可以买得到,这都不是什么特殊的了,无害化反应器有一个添加剂,这个添加剂有十多种成分,完全是满足污泥无害化的设计,除臭有除臭剂,脱有脱剂,重金属还要防腐。所以添加剂,我们重点研究添加剂,这是我们之初的重点,第二步,我们还有半干化,我们这两步完全没有问题,通过我们做这个实验,没有任何的问题。

    这是杀菌问题,重金属问题,我想就重金属问题跟国内的一些专家请教,重金属怎么样的状态算是安全的,重金属有一些专家,我们也在探讨,有的讲,重金属在什么情况下,自然界的重金属,工业化自然界的重金属,大部分都是氧化物的重金属,矿山都是氧化物,还有一些氧化物就安全了,一般的像锌、铬、铜、铁,这些都是氧化状态,污泥里面的重金属一旦氧化态,原来在大山里面就是一种氧化物,这是最主要的,现在的污泥问题在哪儿,重金属问题把氧化物集中搞到山里去,这就是一种还原的状态,焚烧最后都变成氧化物,现在污泥里面怎么焚烧,焚烧以前燃料的概念在哪儿,燃料要把重金属,因为重金属有很多的态,有些重金属完全是结合的,离子的重金属,我们会做一种商品出现的,重金属给它绑起来,这个思路很清楚,原理非常清楚,我们用添加剂把它绑起来。

    主持人:说到污泥的时候焚烧,就会有一个问题,怎么解决热值问题?

    许晓增:热值问题,这也是必须面对和思考的问题,第一步就是做到无害化,做到三害的消除,这是第一的,消除掉才能考虑到下一步,我们这三个问题在思路上是比较清晰的,要做燃料的话,要做独立燃料,大家知道污泥相当于褐煤的一个燃料,褐煤,实际上叫做,就是煤的进化算年轻的煤,褐煤,大量的褐煤,前一段在研究环保的问题,后一部分研究能万的问题,传统做沼气,用的新鲜污泥,越新鲜越好,热值相对高一些,污泥本身是在3000左右,剩下的是一些配比的问题,要加一些辅助材料,后半段的工艺,实际上要做配煤的技术,这个配煤的技术,我们在后期研究,跟研究煤的专家也在交流,我们自己在配的时候觉得很简单,实际上做了多半年的大锅炉燃烧实验,不是那么好烧,第一锅炉的锅炉都烧灭了,我们当时觉得污泥好烧,为什么把锅炉都烧灭了,它主要对燃料结构很灵活,后来这个链条我们配备的,应该说从燃料的挥发,应该说是不错的,我们觉得作为一个独立燃料残烧,现在问题都解决了,第一个锅炉烧灭了以后,我们大家很沮丧的,后来我们做分析数据,花了不少资金,搞数据,从数据里面找到原因很兴奋,为什么烧不着的原因,从数据本身调查,得到答案以后,用通俗的话讲就是火太硬,软硬它是有一个和谐的度,太软不好烧,太硬不好引火污泥从燃烧上,它不像生物质烘的一下就能够燃烧,它也不像污泥那样的慢烧,它会非常的平稳,应该说在这个上面研究完了以后。

     主持人:也是一个煤的配比问题吗?

    许晓增:是的配比,有一些引火剂,助燃,我们也会少量的煤粉,我们后和通过调整烧了10锅,都是工业锅炉,两吨锅炉,四吨锅炉等等,都是独立燃烧,最后一锅烧得非常好,应该说真金不怕火练,问题车的解决了。

    主持人:这一套技术在污水处理厂运行的时候,运行成本和投资成本是怎么样的?

    许晓增:这个从投资的角度,大概我们和各种污泥的办法做过比较,像焚烧污泥,肥料污泥,我也看了一些资料,大概处理污泥吨投资成本,二十几万的,三五十万的都有,还有七八十万的,这个大概到了30万左右吧,一吨污泥处理投资吧,这个投资比起来不算高,有些污泥简单化处理可能很便宜,要将污泥石灰干化很便宜,完全资源化这个投资规模偏小,我看到一些焚烧往往投了多少倍的投资量。

    主持人:您说这30万是一次性投资吗?

    许晓增:应该是一次性投资,就是我建成了一个装备,一次性投资,大概一吨在30万左右,它好在哪儿,为什么污泥做煤炭,做燃料之后,它是好经营,因为中国缺燃料,任何方式不好经营,不光解决环保的问题,从它的运行成本上有成本,那么这个成本,应该说我们会通过销售燃料,会把中间投入的人力物力,各种服务都收回来。所以政府的财政补贴,作为民营企业当然也希望政府给予支持了,当然我们希望是良性循环,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应该说是四年的成长,也希望尽快的给领导介绍,希望在全国放在台面上大家论证论证,好的方案希望多推广推广。

    主持人:我们认为非常好,非常有信心。

    许晓增:这一也是第一次汇报这个情况,等我们拿到完整的数故,现在看来还是应该说我们觉得还是早了一点,今天我觉得接触应该业内领导讲的这么一个思路,要思考一下,不要轻易的做,我就是做肥料的,我就是做焚烧的,应该要值得思考一下,到底什么办法做污泥处理。

    主持人: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我们非常振奋,听完了之后。

    许晓增:这是一个利国利民的项目,通过做污泥的过程,我们也有一个干化和半干化机,为了这个半干化机,我从南跑到了北,我看很多的干化机,我觉得我们本来也是想不研究干化机,到现在逼着我没有办法,现在我们已经发明了干化机,这个项目干化机是一个发明专利,我们跑到中国污泥大型的干化机,碟片式的、滚筒式的等等我都看过,当然都可以做,我们的要求高一些,投资少,设备还没有那么贵,还要装机容量少,还要成本低,还要占地少,但是我们这次现在的干化机,有一些从国外移植过来的,存在这样和那样的问题,一直下不了决心,合同都准备签了,但是准备下单子的时候我犹豫了,中国的干化专家也不少,应该说我提出了一个很新颖的一种,将来我会在苏州这个项目里面第一个应用。干化机又是一个重大的装备技术,这个技术也可以作为一个专题。

     主持人: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昵称: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环境保护产业协会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